我的位置: 首页 > 文化 > 正文

甲秀楼翠微园:沧桑之后,总在这里︱踏青赏花逐春光·天眼新闻文化频道探路贵阳周边游


头一天我到达甲秀楼和翠微园的时间是下午5时20分,大门已经关闭,门口立着的牌子上写着重新开放后的开放时间:9:00-17:00。我刚好错过。还好就在市区,又离家不远,于是第二天提前了些时间,再次沿着南明河边的小道踱步过来。



这个季节,从团坡桥到人民广场的南明河段,有着最美的两岸春光。桃红柳绿,樱花如云,两条花开烂漫的小径之间,夹着南明河蜿蜒的一江春水。相比乘车在甲秀楼“城南胜迹”的大牌坊前匆匆落地,直奔主题,沿着南明河畔步行而至则有着从铺垫到高潮渐次推进的过程感,于不疾不徐间,渐入佳境。我是从南浦路的河边出发的,经过吹面不寒的风,走过繁花似锦的树,遇见一个个戴着口罩也要约会春光的人们,心情轻快得几乎忘了目的地——半小时的样子,身上被春日暖阳晒得微微出汗时,水中的甲秀楼和岸边的翠微园就在眼前,工作计划中一次蓄意的探访仿佛变成了一次随兴的偶遇,快乐加倍。在有限的条件下变着法子自得其乐,这个能力在因疫情困守家中期间得到了极大提升。



先入翠微园。进门前需要扫描健康码,出示身份证登记,还有量体温。园子不大,除了露天坝子和池上回廊开放,房间都屋门紧锁。翠微园前些年一度是贵阳喝茶的好地方,自从国家对文物保护单位的相关规定出台,翠微园和甲秀楼的茶馆都停止经营,曾经红火一时的喝茶包间也就都关门歇业,从此门可罗雀。但稀疏的游客,倒正好成全了翠微园小巧清幽的画风。疫情后重新开放的园子里,工作人员明显比以往多,扫地的,定岗监控的,门口执勤的,各就各位。和我同时在园里的游客,加起来大概十来人,有几位坐在回廊里聊天,有一位正在翠微阁前拿着手机拍照,另外还有一对从这头到那头晃荡了一圈,哪怕啥都没看仔细也开心得不得了的恋人。



我长期生活在贵阳,却只有前些年来过一两次翠微园喝茶,夜色之下,对园里的建筑和牌匾基本忽略。这次细看,才发现除了拱南阁、龙门书院,竟然有个萧娴先生书法作品陈列馆,馆名为启功先生题写。萧娴是贵阳人,中国当代最为著名的女书法家,看过她临的篆书《散氏盘》和隶书《石门颂》,喜欢得很。最近我正心血来潮地开始临《石门颂》,笨手笨脚,不得要领,看到这个萧娴馆,虽然大门紧锁,也还是觉得有别样的会心和喜悦。



出了翠微园,就是横跨南明河两岸的浮玉桥,甲秀楼伫立桥上。楼内不能进入,但可以沿着一楼外侧的回廊走到“甲秀楼”牌匾下的水上露台。露台上空无一人,正是日落时分,背对甲秀楼,前方就是一座座年轻的现代建筑,让我感觉正置身于这座城市的古老与新鲜之间,回忆与憧憬之间。甲秀楼旁的涵碧亭里倒是坐了不少人,闲散从容,不像旅行团的游客那样赶着留影。在贵阳城里存在了近500年的这组明代建筑,对外来者是不可或缺的旅游打卡地,对贵阳很多本地人来说,则是不经意间就能走过路过,就能来吹吹河风拉拉家常的,日常生活的一部分。



<<<<<<<<<<<


温馨提示


入园时间:每周二至周日9:00-17:00(16:30后停止入场),周一闭馆。


参观要求:凭健康码信息和身份证,在入口处进行身份登记,并接受体温测试;


游客做好个人防护措施,游览全程佩戴口罩;


文物景区进行参观流量限制,原则上每日参观人数不超过280人,每小时为一个时段,每时段不超过35人。


<<<<<<<<<<<<<


编者按


2020年,新冠肺炎疫情笼罩下的春节期间,我们天眼新闻APP文化频道推出的“2020,我的特别春节”征文活动,收到了大量来稿。不同作者的稿件末尾,时常出现意思相同的一句话:“无论如何,春天一定会到来!”这句话说的是自然之春,也是疫情过去的天高云淡,万物复苏。


如今,自然界的春天就在眼前,桃红柳绿,春江水暖。尽管疫情蔓延全世界,但国内的疫情已经基本控制,而幸运的贵州,更是早早就将确诊人数清零。彻底战胜病毒的春天尚未到来,然而自然和内心的春天不可或缺。困守家中多日的人们,比以往更渴望亲近自然,那个和春天的约会,说到做到,决不食言。


景区已经陆续开门迎客,虽然多了些防控疫情的特殊要求。走在吹面不寒的微风里,徜徉在漫山遍野的花团锦簇中,再一次感恩脚下这片土地,再一次庆幸我们生活在这里——山清水秀的贵州,永远有似曾相识又让人惊喜的春色,它每一年都在这里,每一年又都不同。而这个春天,我们终究没有错过,这是多大的幸福。


浓缩了最美景致的各个景区,封闭近两个月之后,别来无恙否?天眼新闻APP文化频道记者兵分多路,走进贵阳市域(郊)各个刚刚重新开放的景区,为您带来它们的近况,并用亲见的风景、亲闻的声音、亲历的感受,与您分享这个来之不易的春天。(执笔:舒畅)


文、图、视频/贵州日报当代融媒体记者

舒 畅

文字编辑/李缨

视觉编辑/彭芳蓉

编审/李缨